时光在走,我们不散
  时间:2020-09-01  点击量:   
【字体:

自从建了这个发小微信群,我们这四个小伙伴好似又回到了小时候,又听到了那久违的小名。

那个时候,我跟着爷爷奶奶在县城上学,爸爸妈妈在老家。每到放寒暑假的时候我就可以回老家找我爸妈,那是我最快乐的时光。从小就没有在老家生活过,所以一个朋友都没有,可是小孩子的世界是那么简单,一个微笑就成了一辈子的朋友。

小时候的夏天老家仅有一台电风扇,但因为总停电那台电风扇也就成了摆设。蒲扇是那个时候的香饽饽,而我和弟弟总乐意拿着蒲扇使劲儿的给我妈扇,心想这样就可以让下地干活回来的老妈能立马凉快下来,不在乎自己是否热的满头大汗。夏天的夜里,乡下人乘凉的方法就是在自家庭院铺上凉席或者在自家的屋顶睡觉。我特别想尝试一下以天为盖以地为舆的感觉,但是我爸妈始终不允许,这个念头一直持续到我长大后嫁为人妇在婆家的屋顶尝试了一把,最后以被蚊子叮了满身的包和总是担心自己会掉下去而告终。从此再也没有这个念头了。

我和我的小伙伴在那个没有手机没有电,物质也很匮乏的年代里快乐的躺在凉席上或者去麦场里躺在麦秸秆上仰望星空,幻想天那边的世界。那个时候的天特别的蓝,空中的星星十分醒目,大大小小,星罗棋布,我们还认识了好多的星座。最爱听爷爷讲牛郎织女的故事,也喜欢缠着爷爷讲鬼故事,虽然害怕可总也听不够。小时候真好,看着看着星星就睡着了……

无论哪个年纪的女生都是爱美的,我们会把指甲花捣碎,压出的汁我们用来涂指甲,把马齿苋的叶子去掉,弄成一节一节的做项链或者耳坠,会用那个年代的一种叫紫罗兰的痱子粉擦脸当香粉,现在我们说起来都会开怀大笑。

好怀念妈妈在大锅里蒸的馒头,馒头夹白糖,抹芝麻酱都是人间美味,现在怎么也没有了以前的味道。

好怀念跟我的小伙伴相约去赶集,就是去赶集,即使帮我妈提很重的菜篮子也愿意去,那个时候我应该就体会到了人间烟火气最抚凡人心吧。

夜深了,我们这个发小群还在叽叽喳喳的说着,没有睡意,听着外面的虫鸣,我仿佛又回到了那个你们教我唱《小城故事》的年代,打开记忆的匣子,那温暖的画面依旧停留在那段美好的时光。我们高唱歌曲,我们笑颜如花……真的很感谢,感谢在生命最好的时光遇到了你们,遇见最纯粹的友谊!

时光在走,我们不散!

朔黄铁路运输处 朱维维)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