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袋丝瓜
  时间:2020-08-05  点击量:   
【字体:

上午十点多手机响了,拿起来看到是“大爹”打来的。“大爹”是爸爸的亲哥哥。电话接通了,大爹告诉我自己在院里种了点丝瓜,给我送小区门口了。和大爹寒暄了几句后挂断电话,心里莫名的感动。在这样一个夏天,大爹不顾炎热的天气骑着自行车从城东到城西给我送过来,这份沉甸甸的父爱,为我在燥热的天气里带来一丝清凉。

因为是在上班时间,大爹把丝瓜放在了小区门口超市里,便离开了。回家后看着满满一袋丝瓜,心里除了感动还有一丝愧疚。虽然和大爹同样住在这个小县城,但是一年也仅是过年过节,有事的时候去看望他。大爹很早当兵离家,很少回来。对他第一次的印象是在我六七岁的时候。他从部队探亲回家,请村里的朋友吃饭。他安排好大家吃饭后,给我拿了一只小碗,单独给我弄了一些菜,让我在厨房里吃。菜是让饭店直接送过来的,有些菜不常吃到,他在吃饭间隙来厨房拿东西的时候告诉我菜的名字。他对待孩子的细心和耐心是从爸爸那里没有得到过的。

记忆的闸门一旦打开便如同滔滔江水不断涌出。小学三年级大爹从部队回来,把家安置在县城,每到周末他都会回老家干点农活。小学六年级大爹把我的户口转到县城,落到了他们的户口名下。那个时候人们向往城镇户口,很多人想办法将子女户口迁移到城市里。上中学的时候,大爹因为我学习的事情和爸爸妈妈谈过一次话,大概意思是以后让我专心学习,少让我做点家务,将主要精力放在学习上。中考成绩不太理想,大爹因为我上学的事回来找我谈过一次话,他问我的想法。在和我聊天之前他咨询了高中的老师,问我的成绩到了高中会不会吃力,他怕我压力大。谈话中大爹把自己的顾虑全都和我说了,让我做最后决定。大爹说不管我是选择上高中还是选择其他学校他都会帮助我。

还是在那一年,我没有选择一中,而是选择了一所师范专科学校。从小立志当一名老师,在当时来说也算如我心愿。离家上学后第一次回家,正巧遇到大爹看望爷爷奶奶。在餐桌上,大家问我学校的情况,我说:“一周没有吃菜……”,大爹听后连忙给我碗里夹菜,边夹菜边说:“怎么能不吃菜呢,以后多吃点”。大爹的一句话,眼眶瞬间微红,拼命忍着眼泪掉下来。

大学毕业的前一年,大爹单位建房,考虑我快要毕业了,他多预留了两套,和爸爸商量给我在县城买房。这些年大爹一直把我当成亲闺女对待,他一直说:“都说我重男轻女,在这几个孩子里最喜欢小娜”。

往事如烟,一幕幕像过电影一般显现在眼前,正是因为大爹一直对我的偏爱,我也一直在无形中将大爹和爸爸作比较,因为两个人表达父爱的方式不同,情感的天平一直倾向于大爹,很庆幸能够遇到这样疼我的大爹。想到这些立马给老妈打个电话告诉她:“这周末我要去看看大爹……”。

(朔黄铁路运输处     韩丽娜)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