枣树
  时间:2020-08-28  点击量:   
【字体:

打记事起,我家门前就有一颗大枣树,这棵树已经有年头了,比我父亲的年龄都要大。枣树的一部分树皮已经脱落,树干也被小虫子占领了,尽管如此,每逢秋天,它依旧给我们带来了累累硕果。

前段时间,母亲说要把枣树给砍掉,因为它长在门口太碍事,这不,前不久父亲还被它碰了头。当时的我并没想太多,只觉得换换环境也挺好,砍了就砍了吧!没过几天,家里来了几个拿着电锯的人,是来砍树的。也就十几分钟的时间,我家的一颗椿树应声倒下,倒下那一瞬间整个地面都被覆盖住了,我心里五味杂陈,那是陪伴我长大的一棵树啊!接下来就要轮到枣树了,看着他们一步步走向枣树,我满身心都在拒绝,但却张不开口说“不”。这棵枣树承载着我太多太多儿时的回忆。想起小时候与胡同里的伙伴们一起爬枣树,由于树干弯曲,很容易就爬上去了。父亲在树上绑根绳子,放上小棉垫,就成了秋千,我和伙伴们争先恐后的想要荡秋千。

春天的时候枣树会开出黄色的小花,我就摘下来戴在耳朵上,觉得美极了。夏天,枣树挡住炙热的太阳,坐在树荫下,微风时不时吹过,能拂去夏日的一切烦躁。清晨的枣儿最好吃了,每当秋天枣儿成熟了,我就爬上房顶摘下还带着露水的枣儿吃,嘎嘣脆,别提有多甜了。冬日的阳光暖暖地洒在枣树上,留下一地斑驳的树影……想到这些,再看看眼前提着电锯一步步走向枣树的人,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就在这关键时刻,父亲开口了,他说把枣树的一个碍事分枝砍掉就行,别砍整棵了。呼~我长舒一口气。我想父亲肯定比我更舍不得砍掉枣树,毕竟这棵树已经陪伴了他四十多个年头。

这件事过后,父亲对母亲说:“以后枣树就留着吧!”这也正是我的心声。

(朔黄铁路运输处    高荣敏)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