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蒂斯图塔少年
  时间:2020-08-11  点击量:   
【字体:

在一首歌的旋律里能找到曾经的自己,从一个老旧的物件里打开尘封的记忆……

我是胡同里长大的孩子,那里有我美好的童年少年。记忆里那些开心的事都是在那里发生。我们小胡同后面有一条小河,河的对岸有一大片空地,还有成片的桃树那就成了我们的乐园。春天桃花开了景色美极了,小伙伴们跃跃欲试的去摘桃花,怎奈每次都会被看花的黑狗碾压。夏天的桃子我们是不去偷得,因为护园的爷爷每次都会给我们最大的桃子吃。秋天干嘛呢?抓蚂蚱呀,我们会用狗尾巴草串起我们的战利品回家喂奶奶养的鸡。冬天,那个时候的冬天很冷,会下很厚的雪,河面会结很厚的冰,我们会打雪仗,滑冰,但我从来没有上过河面,我害怕那深不见底黝黑的河。

欢声笑语,嬉笑打闹中我渐渐长大,有了自己的想法和小秘密。那个时候我最喜欢听广播,夜深人静的时候听电台里那充满磁性的声音,诉说一个又一个动听的故事,幻想电台里究竟是怎样的人,也许有了这些经历,以至长大后的我特别热衷于在各种有声电台留下自己的声音。每个时代读书的我们总有它的快乐和不易,初中我们需要上早晚自习,尤其冬天的早晨和晚上我们都是踩着星星去上学,跟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每天早晨都会在胡同里喊我的名字一起走,青春懵懂,我怕被人笑话每次都不让他喊我,于是我们商量好喊他最喜欢的球星—巴蒂斯图塔,于是每天清晨就有了一直高喊“巴蒂斯图塔”的少年。

后来离家在外求学,在家的时间就少了,可我依然喜欢在洒满月光的小巷子里慢慢地走,等待记忆的闸门开启,让所有回忆如洪水般将我淹没……

就是这里不久就会被拆除,我所有的记忆没了载体就只剩下记得。我想把那棵跟我一样大的香椿树带走,可是政府不允许,没办法,只有这一只我经常在里面躲猫猫的樟木箱子带走。

生与死,聚与散,分与合,一念之间,你来过,我记得,便是永远……

 

(朔黄铁路运输处    朱维维)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