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母亲
  时间:2020-05-11  点击量:   
【字体:

母亲的存在对我来说是种习惯,

她存在于生活的各个方面。

大到个人情感,小到吃喝玩乐,

方方面面都会提出自己的建议,

美其名曰——“教导”。

 

我在母亲的鼓励下长大,

别的家长常用各种方法教育孩子,

她很少这样,

只是用自己的方式,

温和地告诉我:

什么是对,什么是错。

 

有时会对她的唠叨不厌其烦,

大多时刻却觉得对她亏欠良多。

因为我的存在,

实在给她带来了太多意外。

 

母亲是幸福的。

在那个多为相亲成婚的年代,

她与父亲在高中相识,

相知、相爱、最后结婚,

之后就有了姐姐和我,

她找到了婚姻的幸福。

 

母亲又是不幸的。

若不是因为我,

或许会过得更好。

幼时得过一场大病,

因为我,

尚算可以的家境秒变赤贫,

还欠下诸多外债。

这些年,

她过得太过艰辛。

 

似有千言万语,

却又欲哭无泪。

母亲与儿子的故事数不胜数,

只是大都融在了生活里。

 

疫情两月是上学后和她处得最久的时光,

尽管多是家长里短、柴米油盐,

但我从不感觉枯燥

对我而言,

那段时间,弥足珍贵。

毕竟,

那年,那人,是母亲;

那时,那景,还是母亲。

(朔黄铁路运输处     刘国华)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