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烧肉
  时间:2019-09-20  点击量:   
【字体:

又是一年秋风劲,气温转凉,天气也不再燥热。快休假前和妈妈通话,她说:“今天市场上的猪肉不错,买好了等你回家做红烧肉吃”。自从参加工作以来,常年在外奔波,已习惯了每天穿梭于食堂之中,偶尔有条件的话,去外面街边吃点。无论怎样都还是最想念,从小吃到大的红烧肉。

“咣咣”“砰砰”锅与锅盖相碰的声音,我刚进入家门就听见那清脆的金属碰撞声。如此欢快的声音,不由心想那一定是妈妈又在做她的拿手菜了。没错,在我正准备进厨房一探究竟的时候,嗤嗤嗤的声音从油锅那里传来,一阵白气冲到了房顶,伴随而来的是令人无比口馋的肉香味——红烧肉。抵不住美食的诱惑,我立马奔到锅前,随手抓来筷子,夹了一块硕大红烧肉。它,肥肉相间,轮廓分明,一条条肉汁往下滑让红烧肉那独有的深红色显得如此诱人。入口即化,香甜不腻,松软就是妈妈做的家常红烧肉。妈妈一脸笑着说:“慢点,别烫着了”。那正是我学生年代关于吃最美的回忆片段。有时考试不好,或者学校发生了不愉快的事,原本会在家里继续闷闷不乐的我,也会瞬间心境开阔。

红烧肉的香甜会让人此刻变得更加豁达。身处黄州的苏轼曾写道:“黄州好猪肉,价钱如粪土,富者不肯吃,贫者不解煮。慢着火,少着水,火候足时它自美。每日早来打一碗,饱得自家君莫管。”这首苏东坡的《食猪肉》诗,不难看出我们的苏老先生不仅是每日早来打一碗红烧肉吃,而且还深谙红烧肉“慢着火,少着水,火候足时它自美”的烹饪之道!更难为可贵的是处于低谷期的他,依然对美食怀着喜爱之心,对生活那种旷达乐观的心境。

对于已工作多年的老铁建,自然去过很多地方,吃遍过不尽其数的美食,但无论离家多久,距家多远,吃过多少各地美食,尝过多少特色菜谱,妈妈做的红烧肉,那味道久久不能忘怀。几块红烧肉,几勺红烧肉汁,都能让我足足吃上几大碗饭。它承载着我对家人深深的思恋,也连接着无数人简简单单的乡愁。我们作为铁路人,为推进“品质运营”贡献自己的才能,奉献自己的青春,向着更高、更远的目标不断迈进,愿在各地工作的儿女回家更快捷,都能吃到妈妈的味道。

(神朔铁路运输处   曹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