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与“集”
  时间:2019-08-19  点击量:   
【字体:

我的家在河南一个普通的小镇上,小镇逢“双”就是“集”。“双”指的是农历日子末尾的数字是双数 ,比如初八、十八、二十八之类,每逢这一天,村里老少都会出门,他们不一定都是来买东西的,其实大部分是来卖东西的。瓜农、果农、菜农,还有心灵手巧编竹筐的老伯、做桌椅板凳的木匠,在这一天都会涌上街头,分立在街道两旁,等待人们的挑选、购买。我的家正处在一个十字路口,往东走500米便是集市,所以,每逢农历双日子,家门口从早上五点多就开始由行人走动的声音,自行车、摩托车、板车、三轮车,还有三三两两结伴的人群,多数都是老人领着小孩子,偶尔会有小孩子的哭闹声和大人的呵斥声。

小时候,早上起来看着络绎不绝的人群,我总会问我的奶奶,今天为啥有这么多人上街呀。奶奶总会先算日子,哟,今天十八了,逢集。吃完早饭,奶奶便会匆匆带着我去赶集,为什么要匆匆呢?因为过了早上,所有的东西都不新鲜了,新鲜的水果蔬菜都已经被别人挑选光了,剩下的就不好了。那个时候我什么都不懂,只是茫然的跟随者奶奶挑挑拣拣、讨价还价,现在回想起来,只是模糊的记得奶奶蹲在地上捡菜的样子,以及耳边熙熙攘攘的吵闹声。

其实那些年奶奶的身体就不好,心脏病特别严重,走几百米就喘的不行,需要找地方靠着歇息。其实那时候特别不喜欢跟她一起逛街,跟她走路的距离只能去卖菜的地方,好吃的好玩的还有漂亮的衣服就走不到了。那时候,看着奶奶紫的发青的唇色,不是很懂意味着什么。现在想来,其实奶奶是喜欢赶集喜欢热闹的,可是她的身体实在是不允许。后来长大了,爱睡懒觉,就不怎么陪着奶奶去赶集了,每每早上醒来坐在门口发呆的时候,奶奶已经提着新鲜的蔬菜水果回来了,回来必定要先坐下喘好长时间的气,才能再起身去收拾这些新买的东西。

自从我初二那年,街上开了一家超市之后,集市仿佛一下子就淡下来了。所有人都涌向了超市,那里的东西种类多,蔬菜水果也新鲜,结账方式不一样,一开始,甚至去超市购物成了一种潮流,可能唯一不好的,便是不能讲价吧,但是在光洁的地板和明晃晃的灯光的映衬下,却也生出了这里的东西高出市价一点点也是应当的想法。作为一个“新时代”的年轻人的我,自然变成了超市的常客,可是奶奶总是觉得超市东西太贵,还是热衷于去赶集。高中三年去了县城上学,镇上的超市陆陆续续开了四家,相比下来,集市更显得落寞,没有人再热衷于起早赶集,那些菜农、果农变为某某超市的固定供货商,每天清晨直接将货物送至超市。而一直抵触超市的像我奶奶一类的年纪大的老太太,也摸到了什么时候去超市水果蔬菜打折、什么时候粮面便宜的窍门。“哟,王家婶子,快去,今天大米便宜了呀!”“晓刚(我父亲的名字)他妈,现在超市苞谷糁正便宜,大家都快抢光了!”奶奶每每听到这些,立刻便起身骑着电动车就赶紧出发去抢米抢面,有时候还会带回来一些打折的蔬菜,多是一些不怎么新鲜的,但胜在便宜,摘摘还是不影响吃的。

上了大学后,大一那一年,奶奶的身子实在拖不下去,终于去做了手术。手术结束后,奶奶每次回忆起自己再重症监护室的日子,总会笑着说,我也是从鬼门关闯过了一遭。奶奶做了手术,身体确实好了许多,最明显的便是,跟她一起赶集,从街头走到街尾,她不会再喘了。奶奶本身就是一个热爱热闹的人,现在终于可以正常的上街,每逢集市,她又不肯落下了。

我们镇上的集最近这些年虽然被超市冲淡了不少,但是并没有消失,农村人逢双日子上街的习惯并没有丢失,就像我奶奶虽然已经接受了超市的便利,但是到单日子,她仍然是不愿意上街的,因为“背集”,人少。在我的印象里,“集”最热闹的时候是在年尾,街上天天都是人,骑着电动车都不好穿行。我问奶奶,为啥这几天天天都是人,不是只有双日子是集吗?奶奶便告诉我,过了小年开始,就不论单双了,天天都是集,直到二十八。也是最近我才发现,后来爱逛街爱赶集的人变成了我。年关的那几天,每天下午,我都会央着奶奶去上街,看看衣服看看吃的。年货倒是不用我们操心,父母一早便安置妥当,按照父亲的想法也是现在多数人的想法,超市大年初一就开门,屯那么多年货还不如直接去买新鲜的,奶奶头几年还会争辩一下,后来也是不怎么操心了。每天下午,我们两个便缓缓的出发,或是伴着小雪,或是伴着落日,晃晃悠悠的往街上走去,有时候买回来点葱,有时候买回来点调料,有时候提几个橘子,每每上街总会碰到相熟之人,打打招呼唠唠闲话,甚至还会碰到专门给人说亲的媒人要给我说亲,奶奶总是乐呵呵的回话,孙女还在上学呢,不着急。

  去年的夏天我毕业了,本来应该直接去单位报道工作,但由于要集中培训,便耽搁了一些日子,一直在家里等通知,现在想来,那将近一个月的时光,我是要铭记一生的。奶奶还是坚持着逢双日子要赶集,我在家闲来无事,自然是每每陪着她的,有时候是早上,有时候是下午,热了去超市,凉快了就去看看摆摊的,每天也总要找理由去上街逛一圈,哪怕什么都不买,逛逛走走也是开心的,小小的镇子,除了几家超市,能逛的也就三条街道,但也总是乐此不疲。后来单位通知一到,我是要即刻出发去报道培训的,走的时候正好逢着有顺风车可以坐到火车站,所以在家门口就坐上了车。我还记得那是下午,我坐在后座,摇下车窗后太阳还是明晃晃的刺眼睛,奶奶趴在车窗上叮嘱我出门在外要注意身体,按时吃饭,太阳光照射在她身上明晃晃的,现在想起来那一幕还是刺的眼睛生疼,想要流泪。那是我看她的最后一眼。

距离奶奶去世已经过去了一整年,在这一年里我也回去过两次,但是觉得镇上的集市变了,变得冷冷清清没有人气,或许是我赶上了“背集”吧,或许是我没有再认真的走过那几条街道。最近一段时间,单位指派我同另外一名同事在律师事务所学习,单位到律所的路上,有一条街道,在一周里,总会有两天是集,今天早上过来,又遇上了集,有一瞬间的恍惚,以为自己是在老家的集上,耳边络绎不绝的叫卖声让我几乎快涌出了泪水,奶奶是极喜欢逛这种集的,她要是在,肯定要买好多新鲜的水果蔬菜了。

 朔黄铁路运输处 王晗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