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夏里的一口热茶
  时间:2019-07-31  点击量:   
【字体:

或许,多年以后,在我能够感受到夏日阳光给我的热感的同时,我会回忆起自己曾经看到过的那个夏天。

夏的光,似乎会令它扫过的任何事物都心生畏惧,它带来的热量,是太阳在向大地耀武扬威,来展示自己高高在上的地位和真正的力量。它看一眼泥土地,就连用脚尖着地的蚂蚁都烫的站不住脚,土地立刻会扬起了尘,站在泥土地上的人们,会马上流出一滴滴的汗水,滚过自己炙热的皮肤,迅速的升温,落到泥土里,融化。他们的裸露在阳光下的皮肤被镀上了一层黑色的钢铁般的颜色,天却这样的不公,明明黑色会吸收更多的热量,会让这黑色的皮肤每一寸都更加的疼痛,天不怜惜,他好像是在惩戒敢于大胆挑战太阳权威的人们。

然而站在泥土地上的人们,却依然屹立在滚烫的泥土地上,拿着手中的武器,无所畏惧。他们没说一句话,把力量集中在武器上,打在泥土上,掀起阵阵的尘,如此铿锵。阳光也会眷顾着那钢筋与混凝土,人们一遇到太阳就好像变成了热锅上的蚂蚁,加快脚步的钻进树荫里、冷气室里、遮阳伞下,穿上各种颜色的衣服,吃着各种特色的冷饮,当嘴里腾出空来的时候,并不会忘了说上这么一句:“太阳真他妈的毒,天是真他妈的热”。告诉太阳,你并不能奈我如何。

三个年过半百的工人,我想,他们是背负着生存的压力和对家庭的责任,站在了那滚滚的热浪中,从他们那没有表情的脸上,似乎可以看到他们内心都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像极了脚踏冲浪板冲向巨浪的勇士。我在想,他们的孩子是否看到过他们的父亲站在这滚烫的土地上;当他们收到学费和生活费的时候,有没有闻到一张张钞票上来自父亲的味道;有没有跟父亲说过一句:“父亲!您辛苦了!”

中午是他们白天的工作中的休息和吃饭的时间,他们的休息,便是坐在有点阴凉的墙角下,土地依然发着热,脸颊上划过的依然是滚热的风。他们十几米外的冷气室里,空调外机呜呜的工作着,它发出的声音,好像是对墙角下三位老者同情的呼唤,然而三位老者依然坐在原地,冷气室的门也没有打开。冷气室里狭窄的空间并没有三位老者的一席之地。我喝了一口凉透了的茶,心里一阵滚烫,这种感觉让我难受,冷的茶滚烫的感觉,冷气与热的风,在冷气室里吹着冷气的人与墙脚的三位老者,一阵又一阵...

门开了,三位老者又走进了阳光中...

(山东地方铁路运输处  李江洲)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